骑兵福利网

遇见奇葩炮友

laoheimao

讲讲我所遇见的奇葩炮友。

其实自己约炮的前期,是个只重数量不重质量的人,每次约了一个炮,都会在自己的QQ签名上改个数字。
往往为了快速,降低了自己的底线,有段时期是全然无底线时,心里全然没有初时的兴奋,有的只是深深的疲倦和茫然。
但这个期间也不是没有收获,至少从这个问题来看,确实遇见了很多奇葩。
当然,还有对女性深深的了解。
到现在,我仍如此安慰自己,王侯将相宁有种乎,都是从基层一步一个脚印爬上来的。
毕竟,在这方面,没有什么人能够实质帮助到你,最多是一些鼓励或者指点。
由此我也想到,各个行业诸多第一代的创业者的艰辛和不足为外人道的苦涩。

任何热爱自己事业的人,都必须会记住他的开始,结束,还有巅峰时期,当然,以及奇葩的经历。
不然,总有一天,他会慢慢地淡忘,忘记了自己曾有的荣耀,忘记了他曾是那个时期在自己所能接触的范围内最闪亮的群星之一。

个人认为,每一个现象下都有一个有趣或者苦痛的本质,只不过有些被所拥有的人强迫自己放大了而已。

NO.5 女神医戏耍顽童 顽童改邪习养生
因为小时候特别迷恋武侠中的穴道,读了大学时间多了后,便涉猎各种中医书籍,对一些穴道有了初步简单的认识和使用,最后感觉自己按着不舒服,便长时间留恋各个地区形成一定规模的盲人按摩店。

因为大学有两次喝酒导致阑尾炎的经历(现在都没割,每次都是输1周液),所以特别保护自己的肠胃,便从各种中医书籍上学会了一种自我保护的手段——推腹法。
具体手法百度。

然后,奇葩的来了,有一次约了个隔壁学校的学生。
不知怎么扯到那方面了,明显感觉她兴致比我还大,还告诉我她爷爷就是老中医。
于是我便用推腹法来卖弄了一手,她听着笑笑,她说我这些只是皮毛,她会一套完美的按摩手法,比按摩店还专业。
因为我在讨论学术时是很专注的人,便表达了疑惑。

于是。






我们开了个房,她给我按摩(一边按一边告诉我,她的同学都觉得她在吹牛,弄得她有时候手痒得很,但又在外地读书,回家回得少,没有实践对象,她经常给她父母按的。


)。



然后,她教我。


我给她按摩。


因为确实按的很舒服。


我和她晚上10点多都困了。


直接拉通睡到第二天(什么都没搞)。


第二天回寝室神清气爽。




室友大惊:“老潘,你莫非是采阴补阳了?”我神秘地笑了笑。

上一篇:D传统阴茎增大法

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