骑兵福利网

[都市]打工小子艳遇记(全)-28-30

laoheimao

第053章 春儿被骗第053章 春儿被骗这个春节志刚是回到家乡过的。
然而,节日的气氛越浓烈,他心中的孤独感就越强烈。
他看得出来,父母心中的空虚比他更甚。
他们只有三口人,虽然比往年多了志春和小勇,可给人的感觉更不是滋味:应该结婚的没有结婚,结过婚的却又离了,这个年怎么团圆得起来?志刚初六就回上海了,志红、志春和小勇跟他同车过去。
志红头天晚上和陈友吵了一架,其实这次志红刚回来就和陈友产生了隔阂。
陈友已经通过好几个途径听说志红因傍大款而被大款夫人痛打的事,他觉得这事如果志红不提,他也不好主动问,可心里总是有个疙瘩。
第一天晚上他几分钟就泄了,弄得志红很难受。
第二天晚上,他硬不起来,弄半天起来了,又是几分钟就泄了。
第三天晚上志红干脆没兴趣了,陈友也没有兴趣,便什么也没做。
第四天晚上,他们吵了第一架。
还是陈友忍不住问志红:“听说你被人打了?”老实的陈友不会问话,他是关心志红,却不知道这是志红心里的伤。
志红没好气地回答:“我被人打了,你高兴吗?”陈友本来心里就不舒服,到处都在传他老婆和大款睡觉,让他脸都没处放,就算他不错了,忍在心里面没有发泄,可志红这样不讲理,他也不高兴了,口气也生硬地说:“你怎么这样说话?不识好歹。
”“我就不识好歹,怎么了?嫌我不干净,在外面睡男人了,那就离婚好了。
”陈友不作声了,但更窝火,心想你在外面睡男人就算了,还出丑,反倒有理了。
我还没有发火,你却冲我发火。
哪有这个道理?他俩吵架都是陈友先不作声,然后双方气都消了,可这次两人都没有消气。
初五晚上,志红说明天跟志刚一道去上海,陈友问:“不是还有几天假吗?”志红说:“我想野男人了,想傍大款了。
你管得着吗?”陈友这下气坏了,双手握紧拳头,握得骨节嘎嘎响,却没处发泄,只得前所未有地高声说:“你不就是想离婚吗?好,我同意了。
有本事明天不走,把离婚手续办了再走。
”“办就办。
”顶在杠头上,志红不会往后退的,“我明天就不走了。
”两人背靠背睡了一晚。
早晨志红还是收拾东西跟志刚走了,陈友也没有再说什么。
他们都心知肚明,初六单位都没上班,无法办理离婚手续。
他们下午到上海,晚上十点钟,沈鹏就敲响了志红的门。
志红对陈友说的是真话,她提前到上海真是要见野男人,他们在电话里约好了的。
十几天没见面了,这十几天沈鹏一次性生活都没有,志红也基本上没有,两人如干柴烈火,关上门就抱到了一起。
他们都穿着毛线衣,抚摸起来如隔靴搔痒,沈鹏便把棉被铺好,先洗好澡,钻进去暖被窝。

上一篇:[都市]打工小子艳遇记(全)-25-27

下一篇:没有了